语言选择: 繁体  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 
 
 
 
 
陈燕婷《古乐南音(三)令人费解的南音祖师崇拜》
作者:陈燕婷  来源:音乐生活 阅读 432 次  更新时间:2017-8-1      【字号:

   

古乐南音(三)令人费解的南音祖师崇拜

陈燕婷

    中国的行业神崇拜现象众所周知,如木匠祖师鲁班,中医祖师华佗,等等。祖师崇拜同家家户户的祖先崇拜一样,其重要意义之一就是团结行业中人,增进凝聚力,促进行业的繁荣发展。

    泉州是个移民社会,人们对祖先崇拜的热情始终高涨。通过团结同宗同源的家庭,构成具有一定势力的大家族,人们有了家族为依托,得以在异域他乡立稳脚跟。同样的,南音人也通过相同的祖师崇拜,将世界各地同道中人联系起来。

    南音流传于福建省泉州市、厦门市、漳州市等闽南语方言区,并随着闽南人的脚步,传播到台湾、香港、澳门,以及新加坡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华人聚居地。这些南音人,无论身在何处,都奉祀共同的祖先,以五代时期后蜀后主孟昶为祖师。他们互相之间称为“弦友”,意指进了南音组织,拜了南音祖师,大家以弦会友,成了朋友。

    据史料记载,孟昶是一位亡国之君,于宋乾德三年(公元965年),宋军大举压境之时,弃械投降:

    昶,知祥之第三子也。母李氏……唐天佑十六年,岁在已卯,十一月十四日,生昶于太原。及知祥镇蜀,昶与其母从知祥妻琼华长公主同入於蜀。知祥僭号,伪册为皇太子。知祥卒,遂袭其伪位,时年十六,尚称明德元年……皇朝乾德三年春,王师平蜀,诏昶举族赴阙,赐甲第于京师,迨其臣下赐赉甚厚,寻册封楚王。是岁秋,卒于东京,时年四十七。 [1]

    一般被奉为祖师者,往往都是有德有才有功绩之人,如前文提及的鲁班、华佗等,而南音却奉祀一位亡国之君为祖师,似乎有点不合常理。查有关孟昶之史料,发现他虽亡国,却是一位体恤臣民、受人爱戴的君主。他之所以投降,并非因为他治国无方,无德无能。相反,他勤政爱民,国家安定富足,人们温衣足食。长此以往,当大兵压境之时,孟昶清醒地意识到长期生活在安逸之中的蜀国人民战斗力不强,如果不顾一切举兵对抗,非但没有胜算,而且会令蜀国人民生灵涂炭。因此,孟昶虽亡国,但却深得人心:

    后主初即位,颇勤政事……性复仁慈柔怀,每决死刑,多所矜减。
  是时蜀中久安,斗米三钱……金币充实,弦管诵歌,盈于闾巷,合宴社会,昼夜相接。
  论曰:史言后主朝宋时,自二江至眉州,万民拥道,痛哭恸绝者凡数百人,后主亦掩而泣。藉非慈惠素著,亦何以深入人心如此哉?迹其平生行事,劝农恤刑,肇兴文教,孜孜求治,与民休息,要未必如王衍荒淫之甚也。独是用非其人,坐致沦丧,所由与前蜀之灭亡有异矣。[2]

 
    如此看来,孟昶也算是有功绩之人,值得奉祀祭拜。但是,问题又来了,位于福建南部的南音人,为什么要奉祀远在蜀国(即今之四川)的孟昶为祖师?这个问题,还跟泉州的移民文化相关。可以想象,远道而来的移民,带来了他们的生活习俗,同时也带来了他们的信仰。有其他事例可以佐证,例如,西汉中后期的萧望之,山东人,曾官至太傅。后受宦官诬告入狱,含恨自杀。由于他清正廉洁、忠义爱民,唐末随王潮大军入闽定居的萧姓人士为纪念他,建庙奉祀。如今,萧太傅已是泉州有名的地方保护神之一。[3]对孟昶的奉祀应该也有同样的背景:由于孟昶在位时勤政爱民,深得人心,躲避战乱迁徙入闽的蜀人为纪念他,奉之为神。

左图:《泉南指谱重编》中的郎君画像;右图:晋江市南音艺术团中的郎君神像

    不过,更令人费解的是孟昶是如何成为南音祖师的。作为行业祖师,必然在该行业有突出贡献,技艺精湛,才能得到后人的顶礼膜拜。孟昶与南音有什么关系?从君王到南音祖师,这身份是如何转换的?

    袁静芳认为,“孟昶知音律,善填词,喜爱曲子词音乐,当时,蜀地集中了许多文人词客。就连孟昶爱妃‘花蕊夫人’(今四川灌县人),亦精于曲子词的填写与演唱”。“后世南音推崇他为‘始祖’,正是折射了泉州南音的形成,与晚唐、五代曲子词及宋代词调音乐极为密切的关系,以及泉州南音与西蜀曲子词文化不可分解的历史渊源。”[4]何昌林也持此观点,他认为,“南音与南戏的音乐声腔是同源的;以南唐为中心的五代词调歌曲的进一步发展,便是南戏音乐唱腔的直接原料。”[5]假如此说成立的话,那么爱好音乐,提倡并亲身参与创作曲子词的孟昶,被奉为南音祖师便显得名正言顺。传说为花蕊夫人所做的《宫词》中曾谈到孟昶的“御制新曲”:“御制新翻曲子成,六宫才唱未知名。尽将觱篥来抄谱,先按君王玉笛声”。孟昶对音乐的喜爱是出了名的,而且他对曲子词也有很大贡献,他的卫尉大臣赵崇祚编《花间集》,收录曲子词五百首,流传至今,影响很大,许多学者都认为是孟昶及其花蕊夫人的喜爱促成了此集。而且,《花间集》中所收词作多写悲欢离合、男欢女爱,与流传至今的南音曲词内容相符。如此看来,奉孟昶为乐神确实实至名归。当然,曲子词与南音的关系还有待进一步探究。

    还有一个疑问,孟昶即为乐神,其神像无论是绣像、雕像还是画像,皆无一细节能显露出与音乐相关,反倒左手持弓,右手挟弹,“弹”谐音“诞”,为“诞生”之意,“弓”则专门射杀伤害小儿的天狗,一副典型的送子张仙形象。乐神与送子张仙之间又有什么渊源关系?

    据说,这与花蕊夫人有关。据泉州仙游县人欧阳直卿的《温臾词话•蜀主孟昶》:

    太祖闻花蕊名,命别将护送到京。……旋召入宫,纳之。因昶美丰仪,喜猎,善弹,好属文,尤工声曲,夫人心常忆昶,悒悒不敢言,私绘昶像以祠。后佯言于众曰:“奉此神者,多子。”适宋主见而问之曰:“此何神耶?”夫人亦托前言,讳其姓曰张仙以对。帝闻之,即焚香拜视,传闻后果生子,乃赐封为郎君大仙,特赐春秋二祭。自是,求子者多祀之,迄今不改……老泉有赞:人但知花蕊将昶像假托其名,殊不知真有张仙者。[6]

    据此传说,孟昶被花蕊夫人假托张仙,后又被宋太祖御赐为郎君大仙,于是,他在民间就具有了双重身份,既被作为送子张仙奉祀,又被作为郎君大仙奉祀,而且享受御赐的春秋二祭。

    无论历史真实如何,当前的现实是,远在四川的五代后蜀后主孟昶确确实实被作为南音祖师顶礼膜拜,于每年农历二月十二和八月十二,享受春秋二祭。南音人奉祀的南音祖师,又称为“郎君大仙”、“孟府郎君”,皆五绺长须、衣着华贵,一副富贵之人的装扮;左手持弓,右手挟弹,典型的送子张仙形象。在以前,人们祭祀郎君祖师时,往往还要在祭桌上摆上一对用泥土塑成的孩儿,寓意求子添福。在郎君祭仪式中要“进灯”,祈求“人丁兴旺”。中国人传统的多子多福的观念即使在南音祖师的祭祀中也显露无遗。

安海雅颂南音社郎君祭仪式

    据说,春祭是郎君祖师的寿辰,秋祭则是忌辰。两个祭祀,有相同点,也有不同点,即仪式程序大致相同,但所唱、奏的乐曲各不相同。寿辰相对来说气氛更为喜庆些,忌日则更为悲伤些。

    郎君祭仪式与闽南祭祖仪式相同,都要布置一个精美的祭桌,坐北朝南摆放。祭桌中央竖立郎君塑像或画像,祭桌上摆满各式祭品,祭桌前方还要围上漂亮的桌裙,桌裙上书“御前清客”等字样。仪式主持者有二人,由于二人分别站立在祭桌两侧,从方位上看是东侧和西侧,因此二人又被称为东班和西班,合称“东西班”,以东班唱西班和的方式引领仪式进程。如东班唱“初上清香”,西班和“鸿炉首唱”,东班唱“再上清香”,西班和“香透九霄”……仪式参与者还有负责递送祭品等杂事的礼生,以及主祭、主唱、奏乐者等等。

安海雅颂南音社祭祖仪式之祭桌

    仪式开始,众人燃香肃立,礼生为主祭、主唱等人披红。准备妥当,奏乐者开始奏乐,在音乐声中,主祭依次接过礼生递来的各色祭品,逐一跪拜敬献。一般都是先上三炷香,敬三杯酒,然后献花、进灯、献果品、三牲等,之后读祝文,最后三叩首。主祭祭祀完毕,退至一旁,主唱上前,开始唱曲,以曲祭祀郎君祖先,这是一般的祭祖仪式所没有的环节,凸显郎君祖师作为乐神的特殊待遇。乐曲唱、奏完,众人三叩首,奉清香(即将手中清香插入祭桌前的香炉中),焚金帛,仪式结束。这整个过程,一般用时20-30分钟不等。

    春祭用乐为,先奏纯器乐的“谱”《八面》套曲中的首节【金钱经】,该曲原是佛曲,曲调祥和庄重,以此曲为主祭献祭伴奏。之后唱“曲”《画彩堂结》,这是专用于祝寿的乐曲,较为吉祥喜庆,可以用在任何祝寿场合。最后以“谱”《五面》套曲的末节【折采茶】结束,该曲与福建民歌《采茶歌》相关,轻松欢快。秋祭用乐为,先奏“谱”《梅花操》首节【酿雪争春】,以梅花不惧严寒、迎风怒放的形象,赞颂郎君祖师纯洁、高尚、不惧恶劣环境的情操。之后唱“曲”《金炉宝篆》,孟昶降宋后被押解进京,不久便离奇死去,因此歌词反复咏唱的是希冀福寿加添的祝愿:“银台上红烛光辉齐来庆贺,喜得高堂富贵,福寿成双,福寿高堂……诸弟子都来祝寿,愿得寿山福海添筹……蟠桃佳会乐如是,愿得年年福寿再加添。”最后奏“谱”《四时景》尾节【急雪飞花】,喻示冬日严寒的到来,似乎在暗示孟昶的处境,有如处于雪霜之中。

    不过,一般情况下,南音人对孟昶祖师的春秋二祭,并不同等对待,而有主次之分。秋祭之忌辰被认为是正忌,各南音社都会大操大办,甚至联合几家平时往来密切的友好社团,共同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。例如,福建省泉州地区的安海镇“雅颂南音社”、“东石镇南音社”、石狮市“群芳南音社”、陈埭镇“民族南音社”、“泉州市区南音研究社”五个社团,平时往来甚密,结成了兄弟社团。为了使郎君祭活动举办得更有声有色,更有影响力,五社约定,每年的秋祭联合活动,各社轮流坐庄。除了这五个社团外,每年还会请来诸多友好社团助阵,范围遍及海内外。每年的郎君秋祭,都会有许多港澳台及东南亚南音社团赶赴泉州参加活动,盛况空前。在前述郎君祭仪式之后,还会整队上街奏乐游行,称为“踩街”,之后举行开放的南音演唱活动,切磋技艺,交流感情。而春祭,则各社团自己祭祀郎君祖师,主要在本团范围内组织小型活动。

    南音人非常敬重郎君祖师,前述春秋二祭是每年的常规活动,仪式隆重。除此之外,对祖师大大小小的祭拜非常频繁。社员进到南音社中,往往会燃上一炷香祭拜过祖师方才入内。到其他南音社团拜访,更是必须祭拜过郎君祖师方能入内交流,否则被视为无礼。逢年过节,如春节、端午、中秋等,以及举行大小活动,如南音社团成立庆典、周年庆典等等,都要祭祀郎君祖师。当然,这种祭拜最简单的可能只是燃一炷香,稍复杂点的则准备果品供奉,并烧些金帛,与隆重的春秋二祭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 南音祖师崇拜是一条文化认同的纽带,通过这条纽带,南音人联结在了一起。而郎君春秋二祭则是维系这条纽带的关键因素,通过年年举行的春秋二祭,南音人在缅怀先师、追忆传统的同时,又与弦友交流感情、切磋技艺,这条纽带因而也扣得越发紧密。反之,如果没有这样常规的、庄重的追溯先贤的仪式,人们的联系可能越来越松,同祖同源的文化认同感也将越趋淡薄。


[1]宋•薛居正等撰:《旧五代史》第6册卷136卷,北京:中华书局,1976年,第1823-1824页。
[2]清•吴任臣:《十国春秋》第2册49卷,北京:中华书局出版社,1983年,第719、743页。
[3]吴幼雄:《泉州宗教文化》,厦门:鹭江出版社,1993年,第47页。
[4]袁静芳:《对泉州南音历史源流的几点思考》,载《两岸论弦管》,北京: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年,第34-35页。
[5]何昌林:《福建南音源流试探》,《泉州南音艺术》,泉州:海峡文艺出版社,1988年,第22页。
[6]转引自郑长铃、王珊:《南音》,浙江:浙江人民出版社,2005年,第129页。


注:本篇发表于《音乐生活》2017年第1期(责任编辑:张宝华)
经由作者授权供福建南音网发布,敬请关注本网【南音文库-南音论文】以下论文:

《古乐南音(一)中国传统音乐的“活化石”》 《音乐生活》2016年第11期
《古乐南音(二)南音从中原走来》 《音乐生活》2016年第12期
《古乐南音(三)令人费解的南音祖师崇拜》 《音乐生活》2017年第1期
《古乐南音(四)南音是一种中和礼乐》 《音乐生活》2017年第2期
《古乐南音(五)古老独特的乐器》 《音乐生活》2017年第3期


【作者简介】
陈燕婷,女,中央音乐学院音乐美学博士,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副研究员,著作有《南音北祭——泉州弦管郎君祭的调查与研究》(获2014年第九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理论评论优秀奖)、《安海嗦啰嗹》(“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”)、《南音乐感研究》(博士论文);合译《音乐的意义与表现》;合著《音乐鉴赏》(普通高校艺术教育丛书)等。迄今发表文论50余篇。

录入:   责任编辑:   

 
∧上一篇  陈燕婷《古乐南音(四)南音是一种中和礼乐》
∨下一篇  陈燕婷《古乐南音(二)南音从中原走来》

共有评论 0 条,还有 0 条待审核!

 
 
 

查看全部评论

 
 ●我来说两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用户名:
(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,发言最多为1000字。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)

 

     
     
   
 
     
| 本网简介 | 本网声明 |本网服务 | 友情链接 | 帮助中心| 最近访客 | 联络我们 |
本网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网立场无关,本网不会就评论内容负任何法律责任!本网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!
CopyRight © 2007 www.fjnanyin.com  All Right Reserved   闽ICP备07025655  法律顾问:陈志强
技术:林福楠、一江风、苏晓艳    平面:厦门司图艺术平面设计工作室   访问量:1166